合欢弟子与高岭之花(64)
底色 字色 字号

合欢弟子与高岭之花(64)

    傍晚的夕阳,温柔得像是一抹橘调的水彩,将远处的山镀上一层模糊的金光。
    银发流水一般散落在他肩头,又从肩头滑到她面颊上。季汐看着他的面容伸手缓缓地触摸——像玉笛一般的鼻梁,银色的睫毛,看起来漂亮的像个玩偶,可是手指触碰上去,却又是温热的。
    齐光君笑着看着她,不作声,脸颊就乖顺地放在她的掌心。
    “那天晚上来到玉灵秀房间的人,是不是也是你?”
    仙君点点头。
    “还有……还有客栈的掌柜,是不是?”
    他不可置否。
    季汐笑了笑,然后又撇撇嘴,伸手捂住脸深吸一口气。她早就该猜到的,那个客栈的掌柜是个铁公鸡,从来不会送人阳春面。她早该猜到的,只是那些日子她太焦虑找不到希望。
    可是他一直都在。
    明明蓬莱岛离这里那么远,他的身份、立场又如此特殊,却一直都在。
    为什么?为什么要这么对她?她值得被如此温柔地对待么?
    头顶传来窸窣的动静,少女的手被人缓缓拿开,眼前的一切都被泪水糊得影影绰绰。她的眸中波光闪烁,似有不解,轻轻一眨便滚下一颗豆大的泪珠。
    “若我今日认不出你,你便不与我相认,是么?”
    “这不重要,只要你无事。”
    “可我……”她顿了顿,声音带着一丝哽咽:“可我只会感激朱雀,只会当成是他舍命救我,你难道不会嫉妒么?”
    “无妨。”
    季汐使劲摇摇头,低声道“不应该这样”,而后又气急攻心,竟咳出几滴殷红的血沫来。齐光君立刻正了正神色:“这些暂且不论,当下最重要的是为你修补灵丹。你的灵丹天生残缺,承受不住天惩台的搜神之术。”
    “仙君……”
    他抬手划下一片结界,把她抱起,两人面对面地坐好,额头抵上她的额头。
    “别怕,我在。”
    距离极近,彼此的呼吸清晰可闻。季汐抬起眸子,看到他眨了眨银白色的睫,好似蝴蝶在轻轻振翅。
    又美又脆弱,却又如此强大。
    是这个污浊的世间,出淤泥而不染的莲。
    “闭上眼,静下心来。”
    温柔的声音响起,齐光君缓缓释放出自己的灵力,让其如同一股暖流流入她的神识之中。少女浑身都熨贴地放松下来,混乱不堪、遍体凌伤的神识重新张开怀抱。
    如春风化雨,如杏花淋面,安心的强大的神识和她即将融为一体,两个人最为隐秘、最为脆弱的地方终于要坦诚相见。
    最后一刻,少女轻声道:“仙君,你有没有名字?”
    齐光君愣了愣,过了一会儿,缓缓道:“不知,应当是有罢。”
    ……
    “我真是瞎了狗眼了,我告诉你我就是瞎了狗眼了,才和你一起过日子!”
    “你能不能别闹了?像个泼妇,看见你我就恶心。”
    “我是泼妇?被谁逼得啊?季明,是谁把我变成泼妇的?你问问你的良心啊,你自己不清楚吗?”
    “滚!别碰老子!”
    “我碰你怎么了?那个贱货能碰我是你老婆,我凭啥不能碰?你个狼心狗肺的东西!”
    “你他妈的给脸不要!看我不打死你!”
    空旷的楼梯间内,头顶的灯光明明灭灭,时而被隐隐传来的吵架声唤醒。
    穿着一身旧棉袄,懂得鼻尖红红的小姑娘坐在家门口,习题本铺在膝盖上,就着清清浅浅的月光写作业。
    手中的笔沙沙作响,像是一团梳不清的乱麻,夹杂着激烈的哭喊声,打骂声,扇耳光的脆响、沙发挪位的呻吟,在她的耳边汇段一首刺耳又可怖的交响曲。
    突如其来“咣”地一声在身侧响起,季汐吓了一跳,看了眼正在颤动的大门,似乎有人撞在上面,然后又是“咣咣咣”连续好几下,细碎的木屑和尘埃朴素落下,落在她的脸上,宛如一场纷纷扬扬的雪。她瞪大眼睛看了几秒,“刷”地起身,逃亡一般朝楼下走去。
    快跑!
    快跑!
    快跑啊!
    季汐,不要停下,身后是魔窟,是地狱,是刀山火海啊,快逃、快逃!
    七八岁的小姑娘一把攥紧笔和习题本,踉踉跄跄地跑到楼下,肺里像是刀割一般疼痛。她转过头,楼梯间黑黢黢的,像是一张沉默的血盆大口,于是又颤抖着迈开步子往更远处跑去。
    清冷的冬夜,街上空无一人,积雪正在消融。熟悉的车棚没有白天的热闹,只有冰冷的自行车横七竖八地停着。她跑到找到昔日熟悉的角落,一屁股坐下,措着冻僵的双手,哈出几口热气暖身子。
    好饿,晚上没有吃饭,中午也没有吃。母亲在买菜的路上看到了正在逛街的小三,回到家后就把所有的锅碗瓢盆全砸了,她好不容易去冰箱找了些剩饭,也被她夺走砸在她脚边。
    然后,在挨打之前,她灵巧地冲到客厅抓起习题本,一口气冲出了屋外。
    肚子微弱地咕咕叫了一下,似乎在抗议。小姑娘吸了吸鼻子,打开课本小声朗读:“bright,bright,bright……”
    “明亮的,bright,明亮的……”
    “future……未来……future……未来……”
    “bright,bright,明亮的……”
    “future,future未来……”
    西北风呼呼吹起,天空中又下起细碎的小雪,从露天的车棚上洒落。少女的鼻尖上落下一只,她仰起头,看着天上铅灰色的云彩,轻声道:“brightfuture……明亮的未来……”
    一滴晶莹的眼泪掉了下来,落在皱巴巴的课本上。她抹了抹眼睛,用袖子擦去湿润的水痕,可是水痕越来越多,没过一会儿,车棚中响起小姑娘断断续续的呜咽。
    不到十岁的小女孩,本该是被父母放在手心呵护的年纪,本该是吃饱肚子不能挨饿的年纪,本该是坐在温暖的屋子里不用淋雪的年纪。
    可她模模糊糊、隐隐约约地明白了一个道理,她无法和同学一眼同时牵起父母的双手荡秋千,也无法理所当然地回到家就有温热的饭,以及这世上确实是有不爱孩子的父母。
    概率很小,是她运气不好。
    不知是谁的脚步声逐渐响起,从远处逐渐走进,窸窸窣窣地停在她身侧。季汐吸了吸鼻子,紧张地抬起头,看到一个长发如雪,一身洁白的男人。
    月光下,男人身材修长,衣袖晃动如水纹。他的眸子在月色中如同湖面一样波光粼粼,带着小女孩还看不懂的复杂情绪,轻轻地俯下身,柔声道:“季汐?”
    季汐抬起头,红彤彤的眼睛好似兔子。
    白发仙君笑了笑,声音笃定起来:“果然是你。”
    这么小,这么小。
    像是一团流浪的小动物般躲在角落里。
上一章 回书页 下一章 加入书签

设置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