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烛中仙 第7节
底色 字色 字号

我是烛中仙 第7节

    王福唯唯诺诺。
    然后,功课照常进行。
    在道观主人督促下,王福运行了一遍龟息功的功法路线。
    旁边的童男香炉,照常点燃混杂尸油的香料,散发甜腻香气,笼罩得屋内烟雾缭绕。
    王福强忍恶心,运行一周,在最后关头‘失败’。
    可以看出,道观主人很失望,但还是口头安慰他。
    “小福儿……”
    道观主人接下来,便是传授他各种理论知识,除了山字课,其他‘医命相卜’四门,海量知识倾囊相授。
    王福感觉,自己又回到高考前夕,地狱般的突击学习。
    前世,他好歹算个学霸,加上小福儿这幅身体的出众天资,道观主人尽管要求苛刻,最终还是应付过去。
    “这般资质,如同砂中明珠,我若不是及时收入,也会被其他门派看重,重点调节培养。”
    “最多五十年后,又是一位正仙。”
    道观主人一边传授,内心赞赏不已,更加坚定夺走这幅身体的决心。
    不提他寿命所剩不多,光是万里挑一的修行资质,就是可遇而不可求。
    而王福呢?
    他正在验证昨日所想,偷看道观主人。
    王福还不确定,自己能看命火,是否符合传说中‘法眼’特征?
    对方可是成精的老狐狸,自己偷窥他,有很大风险被发现。
    “拼了。”
    王福内心踌躇许久,最后一咬牙,干。
    他揉揉眼皮,然后睁眼看向屏风,此物可挡不住他观察道观主人的命火。
    “呃?”
    目光所见,空无一物。
    好嘛,不但不是活人,连活物都不是。
    飞蛾蝼蚁,尚且有命火蜡烛,道观主人可能没有?
    唯一的解释就是,他不在这个房间内?
    屏风上的影子,不过是糊弄他的障眼法,道观主人的本体另在他处。
    “老家伙,果然不简单,深不可测。”
    这下子,王福纵然有反心,也找不到下手的对象。
    这位敌人,比想象中更可怕十倍,不会让自己有半点翻盘的机会。
    “可是……”
    王福嘴角浮现微笑,我可是穿越者,命运选中的男人,金手指的拥有者,注定所向无敌的存在。
    “还不够啊!”
    王福目光落在大红蜡烛上,随着他心神驱动,蜡烛爆出大团灯花,一行烛泪不绝如缕,顺着蜡烛淌落。
    烛泪凝固成型,最终化作三颗漆黑珠子。
    前后加起来,王福手头,已经有六颗烛泪珠子。
    影响随之而来……
    王福的视线,如同被揭开一层纱,变得更加明亮清晰,整个世界都真实起来。
    “好家伙!”
    王福倒吸一口凉气,他环视四周,目光到处寻找。
    “小福儿,不许散心二心。”
    道观主人语气严厉,看出他东张西望,提醒专心听课。
    王福缩了缩头,连忙坐好,分心两处,表面装作专心听讲,实则目光扫视周围,寻找道观主人真实下落。
    他有金手指傍身,优势很大,道观主人无论有什么法子,能将自己藏住,可命火总藏不住。
    一旦王福找到命火所在,道观主人将无所遁形。
    晨课加昏课,占了整个白天,外加半个黑夜。
    除此以外,王福真没有多少时间、心力,再有别的动作了。
    或许,这就是道观主人的目的。
    “今日到此为止,你回去休息!”
    王福松了口气,总算结束了,复读班都没这么累。
    他托着疲惫不乏,从后院走到正殿,绕行到神像座下,停下脚步。
    “莫非?”
    王福猛地抬头,上前行走几步,开始行礼跪拜。
    还记得那天晚上,他想要出逃,结果被神像发出咳嗽惊醒。
    如今想来,后院的道观主人不是真的,眼前这座神像,难道才是本体?
    “让我看看。”
    王福跪拜起身,口头大声祈愿。
    “神灵保佑,让我能开眼成功。”
    这话,是说给道观主人听的。
    然后,他睁开双眼,盯着神像细看。
    恍惚间,泥塑神像的五官蠕动,似乎对他笑了笑。
    “命火!”
    王福终于看到了,当场惊了身冷汗,一团命火悬浮在神像胸前。
    这团命火,和他先前看过的格外不同,没有半点温暖,散发绿油油的彻骨冰凉,看一眼能把人的心神吸进去。
    更重要的是,命火在神像胸前,而蜡烛不在。
    王福的视线中,正殿的每个角落,都在散发出丝丝缕缕的白气,最终汇聚成一根巨大的白色蜡烛,伫立在道观正中央。
    包括偏殿、后院,也都在散发白气,加入到这根白色蜡烛中。
    原来,道观主人,人如其名,他不是活人,整个道观才是他的本体。
    “为什么是白色的?”
    王福内心震惊之余,又产生新的疑惑,他经过一番试验,终于确定蜡烛有红黑两种颜色,分别代表福运、衰运。
    蜡烛颜色变化,就是从大吉到大凶的转变,事关生死。
    可是,白色蜡烛,他还是头一次见到,终究象征什么?
    一直以来,他的敌人,原来是所处这件道观。
    正殿、后院,甚至他夜间休息的偏殿,都是道观主人的一部分。
    难怪,自己一举一动,都瞒不过对方,因为从始至终,自己都在他体内活动。
    绝望和无力,瞬间笼罩王福全身,这还怎么赢?
    “白色?”
    王福突然一个激灵,红白喜丧,难道白色蜡烛,代表不是活人,而是……鬼物?
    道观主人,本体是这座道观,实际上,是一头积年恶鬼。
    片刻过后,王福开心大笑起来,恐惧一扫而空。
    敌人有多强大都不可怕,可怕在于,不知道敌人的底细。
    今日终于实现突破,看穿道观主人的底细,再没有往日那种战战兢兢,不知道敌人有什么底牌的无力感。
    “看来,还是要再拆一回道观。”
    第8章 谋划
    王福已经知道,道观主人的本体,实则是整座道观,而这座道观是恶鬼伪装而成。
    这头恶鬼狡诈莫名,披着人皮做伪装,目的是占据他的血肉之躯。
    想要自救,先灭恶鬼,具体来说,就是拆掉这座道观。
    “我正合适。”
    王福想到自己穿越前,拜塌了一座道观,对眼前这次危机,简直是天作之合。
    心头火热,仿佛胜利就在眼前。
    然而,这座‘大道观’看似破旧,想要一下拆掉,远没有那么容易。
    可想而知,这头恶鬼以道观为本体,体积庞大,寻常零敲碎打的打击,根本不起作用。
    想干净利落,一举灭掉恶鬼,必须在极短时间内,将整座道观夷为平地。
    胜则生,败则亡。
    “炸,必须炸。”
    如果他手头有破壁车、挖掘机,只要一踩油门,当场就能搞定。
    可眼下不是没有么,只有开动脑筋,发散思维。
上一章 回书页 下一章 加入书签

设置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