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烛中仙 第18节
底色 字色 字号

我是烛中仙 第18节

    老鬼来历非同小可,是羽化山真仙府的在册门人,道教成分根正苗红。
    原本也是前途无量的道人,奈何走背运(呵呵),遭遇兵解丧命。
    这里就要说说兵解。
    道教修行者,往自己脸上贴金的本领,丝毫不比大光头差。
    死也不叫死,美其名为‘解脱’,呵呵!
    他们把修行途中的身亡,统称为‘尸解’。
    尸解又分成许多种,一刀砍死为‘兵解’,落水溺死为‘水解’,乱棍打死为‘杖解’,等等!
    话说老鬼原身遭遇兵解往,呃,就是被人砍死,一缕游魂无所寄托,飘飘荡荡来到山上,寄托在破败无人的道观中。
    横死之人容易成鬼,久而久之,老鬼就成了老鬼。
    第一本是日记,老鬼日常记录,零碎言语中记下前尘事,连带着发泄情绪。
    王福匆匆翻了几页,了解个大概,就没兴趣看了。
    然后是第二本……
    《北帝伏魔真武密典》。
    龟息功,就是来自这本密典,属于入门功法。
    老鬼也是阴险,将一门中正平和的养身入门功法,变成夺舍杀人的工具。
    王福越看越是振奋,自己走的路子没错,按照密典修行,敞亮大道就在眼前。
    密典中,有修行路线、对应法术,连同辅助修炼的法坛、丹药、灵符等,构建出一套完整的修行体系。
    仅从这一点来看,真仙府绝对拥有道教认证的教育资质,不是野鸡大学。
    第三本是《符咒大全》,类似于习题集。
    王福翻看几页,还是有几页较为熟悉的,那是医自课常用的一些符咒,如今有了法力,应该更有奇效。
    第四本无题,看内容,是老鬼留下的小抄,记录身前听闻、经历的奇异地点和物品人物,留待日后探查。
    除了这四本书册外,几块玉器也较为精美,暂时看不出有什么作用。
    王福深吸口气,将几本书都贴身藏好,这是他的前途未来。
    “该动身了。”
    王福走在下山路上,身上带着金块铜器,虽然沉重,脚步却越发轻快起来。
    这股莫名而来的情绪,正是小福儿残留意识,知道即将返乡见家人,喜不自胜。
    “小福儿,我借你躯体重生而活,本质上和那老鬼并无不同。但是你的心愿,我会为你了解,一切因果,如今都由我王福承担。”
    一番话说完,王福心头沉重的负担消失了,抬头看向前方,虽然暮色晨晨,却充满无限光明的可能。
    行至半山腰,眼前白影一闪,王福停下脚步。
    一丛低矮的灌木丛中,斜插一扇屏风,正是老鬼在道观常用那个。
    王福后颈汗毛都竖起来了。
    第19章 途中奇遇
    “老鬼诈尸了!”
    这是王福第一个反应。
    不应该啊!
    天雷之下,阴邪鬼物烟消云散,老鬼也不例外。
    更何况,王福亲眼所见,对方的命火蜡烛彻底消散,已经死透了。
    “法眼,开!”
    王福思来想去,还是用法眼看看,这扇屏风有什么蹊跷。
    法眼之下,屏风表面鬼气流转,五颗鬼头也藏在内部,并无不妥。
    甚至其斜插在灌木的模样,倒有几分狼狈。
    刚才道观爆炸,不少物事在冲击波带动下,四处飞溅散落,难道这扇屏风也是?
    “没错了。”
    王福确定无疑,赶紧翻开老鬼日记,寻找关于屏风的只言片语。
    五鬼屏风,老鬼生前法器之一,是与魂魄相连的珍贵宝物,内部封印五头强大鬼物,若能完全放出,具备开山断江的神力。
    但是……
    老鬼死后衰弱太久,无法动用万分之一的力量,才导致这件宝物明珠蒙尘。
    宝贝就是宝贝,刚经历大爆炸,也没损半分。
    王福再翻几页,找到屏风的炼化方法,老鬼真贴心啊。
    幸亏有天雷犀利,老鬼烟消云散,若没有这个过程,屏风内部还留有老鬼烙印,以王福一叠修为,根本无从下手。
    “五方五帝,镇压五鬼;遵从号令,恶鬼慑服。”
    几句法咒念诵间,王福的法力从指间倾斜而出,流入屏风中。
    “嗷呜!”
    他耳边顿时响起,五头恶鬼的咆哮声,不多时变成臣服的呜咽。
    嗖!
    屏风无风自动,从灌木丛中飞起,空中缩小成巴掌大,最终落入王福手心。
    “这下更有底气了!”
    王福将屏风塞入袖口,宝物在手,吃喝不愁,呸呸,划掉,是修行无忧。
    心里高兴,赶路更有劲儿了。
    两天后,王福发现自己还在山腰,距离山脚遥遥无期。
    不是山高,而是路长,这年头都是盘山路,那种蚊香形状,绕着山一圈圈往下走。
    看似不太高的山,想要从走到山脚,日夜兼程都要好几天。
    “老鬼怎么没养一两头畜生做脚力?”
    王福这就过分了,人家送钱送功法,还指望送坐骑,真把恶鬼当成无私奉献的新手村老爷爷了。
    肚子也饿了,周围没水,干粮也啃不动。
    王福环视四周,找到一颗长在山间的枣树,上面挂满‘红灯笼’。
    山间野枣,日晒雨淋、鸟雀啄食,历经风干之后,还剩下大半挂在枝头,在枯瘦的枝干间散落成东一簇、西一簇。
    “今天吃枣。”
    片刻后,王福脚下干枣堆积成小山,嘴里不断嚼着风干的果肉,心里想到‘吃枣要完’的谐音梗,忍不住笑了。
    吃完枣子,王福还不忘打包带走,在包裹里装了几把,原生态的零食嘛!
    从枣树下捡起一根胳膊粗的木棍,七歪八扭,勉强能当拐杖使。
    枣木棍子,质地坚硬,风干后入手沉重,砸得掌心啪啪作响。
    若将来遇到不长眼的道友,发生不愉快的冲突,可以用此棍助其‘杖解’。
    王福以杖代脚,枣木棍子在山路上戳得当当当,省了不少力气,方才醒悟到,古画中行人为何总手持木杖,实乃是前人智慧啊!
    又走了半日,风中传来骂骂咧咧的喝骂,还有甩响鞭和笃笃的蹄声。
    好事来了。
    不多时,一驾驴车颠献不停,行至面前。
    王福一眼认出驾车的老把式,经常送日用品给道观,十来天往返一次。
    “犟驴,停停停!”
    老把式看到路旁有人,急忙勒住嚼头,奈何驴子性子倔,闷头往前冲,挨了好几响鞭,过了王福身旁几十米才停下。
    “小师父,你怎么下山啦?”
    他往道观送给养,一直和王福对接,和他也算熟。
    “老把式,我出师了,能带我一程么?”
    老把式露出为难之色,指着身后,“小师父,还有东西要送上山。”
    “不用了!”
    王福说道,“如今我离开道观,也不怕和你说实话,观主太不地道,找了一家更便宜的,昨天人家就送货上山了。你现在过去,他立马回绝,让你白跑一趟。”
    老把式脸当场涨红,许久才憋出一句,“太欺负人啦!”
    二话不说,掉头就走,“小师父,我带你。”
    王福坐在敞篷木车,身下铺着干燥稻草,山路颠簸,倒也没多难受。
    所谓木车,两个木轮铺块木板,就用来运送东西,这是老把式的谋生之道。
    不分日夜在车上路上,赚取微博的工钱,聊以养家糊口。
    所以,刚才听王福说,道观主人不打招呼就找了别家,他才尤其愤怒。
    老把式嘴里嚼着干枣一一王福给的,不停唠叨。
    “小师父,我不是背后说人坏话的,但你家观主太……”
    “除了小气外,他还有个癖好,几乎年年换道童。”
    “话说最近柴禾价格上涨,每捆贵了一倍,烧不起火喽!”
    老把式在前头,有一搭没一搭闲聊,如果没有王福搭车,多半也要说给驴子听。
上一章 回书页 下一章 加入书签

设置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