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烛中仙 第20节
底色 字色 字号

我是烛中仙 第20节

    “老把式,莫非要借钱翻本?”
    王福心中决定,对方若还要赌,就是不可救药了。
    “不赌了,不赌了。”
    老把式摇摇头,心想今晚昏了头,输了这么多钱,大半辈子的积蓄都还不上,若无贵人施加援手,自己唯有死路一条。
    “朋友,你若无钱,我也能借你。”
    不待王福开口,彪形大汉抢先说道,“你身上还有一样东西可以抵押。”
    “什么?”
    老把式也是好奇,他手也空、袋也空,还有什么值钱的东西?
    “你的命!”
    第21章 逢赌必赢
    “命怎么能赌?”
    老把式惊出一身冷汗,看着彪形大汉,觉得非常邪性。
    “怎么不能赌?”
    彪形大汉从腰间取下一个布袋,里面鼓囊囊,发出银钱碰撞的声响。
    “哗啦啦!”
    布袋敞开,金锭、银块、铜钱,流水般倒在地上,几个呼吸便堆成冒尖的小山。
    “好朋友,有赌不为输,只要继续赌下去,这些钱都是你的了。”
    老把式本想回绝,突然心神一荡,目光落在地上,篝火照射下,黄的是金、白的是银、绿的是铜钱。
    “都是我的,都是我的。”
    老把式喃喃自语,几句过后,眼睛就红了。
    王福摇了摇头,恶鬼手段,果然不同凡响。
    先前道观主人,将整座道观内部,化作鬼域,然自己如行走在迷宫,怎么也闯不出去。
    现如今,眼前这头赌鬼,三言两语就蛊惑老把式,让他深陷赌局,无法自拔。
    先前好不容易来的清醒,瞬间被贪欲淹没。
    “赌了!”
    老把式还不知道,在王福眼中,他的命火只差一线就会熄灭。
    就在他答应赌命的一刻,属于老把式的命火蜡烛,被那只赌鬼的白烛贴住,已然做好了侵占的准备。
    罢了,同路一场,也是有缘,实在不忍心见他横死野外。
    王福一抹眼睑,施法睁开法眼,见到地上的金银铜钱,褪去虚幻的外表,露出本来模样。
    那都是一张张惨白的纸钱。
    面对老把式的赌鬼,一双手掌虚肉模糊,十根手指齐根而断。
    “断指戒赌,竟然弄到十指斩断,仍然死不悔改。”
    王福得出结论,这头赌鬼,也是恶极不改,死有余辜。
    “慢着!”
    赌鬼正要举起海碗摇晃,彻底收割老把式的性命,突然听到王福大喝。
    “小师父,你也想玩,好好,一起来。”
    老把式还不知,死期将至,热情招呼王福,在身旁收拾了块空地。
    “好!”
    王福大大方方坐下,从包裹中,取出一块金子,放在面前。
    “这些够么?”
    赌鬼见到真金白银,眼珠子都快凸出来,他因赌而死,纵然成为恶鬼,仍然不改贪财的本性。
    “金子。”
    老把式也惊了,他这辈子,从没见过这么多金子。
    王福一出手,不同凡响,立刻占据赌局的c位。
    “老把式,我不喜欢群赌,你让开一遍。”
    王福开口道。
    老把式露出不满,就要嚷嚷。
    然而,赌鬼一把将他推开,“去去去,你没钱,让这位小师父来。”
    开玩笑,论财富,王福有一整块金子,论寿命,王福是十来岁的少年,从哪个方面都秒杀老把式。
    赌鬼也知道对比优劣,认定王福才是上好的猎物。
    “小师父,咱们两个玩,不带他个穷鬼。”
    这头赌鬼,因赌而死,生前家财败光,气死了老母,典卖了妻儿,早已丧尽人性,最后为了抢赌资被杀,可谓是恶贯满盈。
    生前恶人,死后也是恶鬼,经常在野外游荡,遇到落单的行人就拦下赌钱。
    老把式今晚不走运,遇到赌鬼,也是命中一劫。
    若无王福搭车,肯定会输光钱财,最后与赌鬼赌命,被对方收割性命,最后沦为荒野外的孤魂野鬼。
    “买定离手!”
    赌鬼呦呵几声,举起海碗摇晃几下。
    “朋友,你这骰子是什么材质的?”
    赌鬼没想到王福有这一问,愣了愣,回道,“象牙。”
    “不是人骨的?”
    王福反问。
    赌鬼脸上闪过一丝不自然,“客人说笑了,人骨哪能做骰子?怪瘆人的。”
    “开赌!”
    叮叮当当。
    静谧夜里,骰子碰撞海碗的声响格外清脆,传得也很远。
    “买大买小。”
    王福漫不经心说道,“小。”
    一个骰子六个面,分别是1到6,1到3为小,4到6为大。
    赌鬼露出得逞的笑容,掀开海碗,伸手一指。
    两颗骰子躺着,一个2点,一个3点,的确是小。
    赌鬼的表情凝固了。
    明明是大,怎么变成了小。
    他身为恶鬼,本领全在一个赌字上,能蛊惑人心,激发人心内部的贪恋,赌了就输、输了还想赌,直到一无所有,将性命输给他。
    在赌鬼的操作下,对方赌小他开大,对方赌大他开小,从无失手。
    刚才老把式,就是如此输光了身家,还欠下天文数字的巨债。
    赌鬼眼见王福的金子晃眼,盘算着赢过来十拿九稳,却怎么又没想到,第一局就输了。
    “再来!”
    赌鬼不信邪,将骰子捏起,用鬼气沾染,再度投入碗中。
    “开!”
    “买大买小!”
    “小。”
    海碗打开,骰子两个都是1点,还是小。
    “再来!”
    赌鬼渐渐输红了眼,不管不顾,一次次开盅,却每次都是输。
    最终,他不光输光从老把式赢来的钱,连身前的那堆‘钱财’,也都输给王福。
    “这些归我,那些不要。”
    王福将老把式的铜钱扒拉到身前,而赌鬼脚下的纸钱,他看也不看。
    篝火继续燃烧,只听见赌鬼粗重的呼吸声,从他身上散发绿油油的气流,将篝火都染成绿油油的鬼火一般。
    “冷!”
    老把式看情况不对,连滚带爬躲到驴车后面。
    “愿赌服输,这些钱你怎么不拿走?”
    赌鬼双目狰狞,盯着王福。
    王福摇摇头,“不需要。”
    “你必须拿走!”
    赌鬼几乎在咆哮,“你怎么赢我的,这不可能。”
    的确不可能,赌鬼是输光身家而死的烂赌之人,死后怨气所致,一身本领都在赌博上,凡人根本斗不过他。
    可以说,几副赌具、一盘赌局,就是赌鬼的鬼域。
上一章 回书页 下一章 加入书签

设置

字体大小